欧冠

萌娘星纪 第132章 情人之花

2019-10-12 23:55: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132章 情人之花

秘境的夜晚很深,月光都显得凄凉,鲜艳的植被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将秘境映照在绚烂之中,泛着毒带着腥味。

毒虫毒蚁,各种毒物在暗夜中更加活跃。

陈默背靠在一株魔芋花养精蓄锐,在他背后是一段泪河的支流,一名妙龄女子正在这条河水中擦拭身子,耳边能听到她洗浴的声音,脑海中可以想象出一副芙蓉沐浴的美好画面。

“妙铃,你确定可以自己一个人完成?”陈默懒散的说了一声。

前些时间,穿过杀生之道‘百僵’的领地后,陈默终于帮妙铃找到了解蛊的药草,这株秘境药草和妙铃所带的一些灵草能混合在水里浸泡,泛出毒汁逼出体内的蛊,不过受蛊者必须一丝不挂和水接触。

“你要是敢偷看,人家就和你同归于尽。”妙铃恶狠狠的威胁了一句。

陈默修炼着北斗大衍术,北斗如针,定在面前,星力渐渐充盈,流转全身,练了好一会也没有太大的突破。

陈默突然睁开眼,凝视秘境中的毒雾。

紫气的雾霭如重重帐幕若隐若现了风景,修炼心学后,陈默的心意直觉也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直觉。

陈默感到有人在暗处仿佛看着自己。

陈默开启神鹰眼力,目如鹰隼,静静搜寻。

妙铃沉浸在水里,肌肤正感受着水的触感,一丝紫色毒液从她的毛孔中被逼出,妙铃小心擦拭身体,一边紧张的看着岸上。

师父说那个岸上的男人是自己命里注定那个人,只要她付出自己真心,为他着想就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可是他也太木头了。

岸上的男人一直没有动静让妙铃鼓着腮邦不高兴。

不过师父也说过,越是不会表达的男人内心其实也越火热,到时候一定能采撷情人花的。妙铃托着腮,想起进入秘境后发生的事,好像冥冥之中他们要在一起一样,想到这,妙铃的面颊不由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

“哎,不能胡思乱想,我先不能做他的累赘。”妙铃拍了拍脸,接着故意将水花的声音弄的很大。

洗了一会,陈默没有来偷看她的意思,妙铃心中又高兴又失落,正准备穿衣上岸,就在此时,一团水藻突然一动,朝着她身体一卷。

“啊。”妙铃一声惊呼,手脚就被水藻绑住往河底拉去。

“陈默!!”妙铃情急之下一声大呼,一喊突然想起自己可是光溜溜的,

“不要过来。”尖叫之中伴随更加一声大叫。

陈默寻着声音已经冲来,不过危急关头哪里还有其他的顾忌,面对妙铃的羞涩熟视无睹,将气息锁定在了河里。

身影一跃,陈默跳入河中,手中掌刀起落,对着水藻砍去。

一道毒水如同屏障阻拦了陈默的掌刀,水藻一晃,一大片密集的叶子聚集成一个硕大的大朝着陈默罩下来。

陈默手掌一动,使出一招离中虚。

拳如火刀,打出一击凶猛贯穿的火焰刀锋,强大的火焰刀将大撕开了一道口子,连同水面蒸腾的毒烟都在燃烧。水藻猛烈蜷缩,大片叶子开始枯萎,不过它并不甘心,拖着妙铃就朝水底想走。

陈默牢牢抓住妙铃的细腰,另一手掌刀不断攻击着水藻。

无数的水叶突然腾在半空,这些水叶一搅,周围的毒气也跟着搅动,化为大片的刀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器把陈默包围。

陈默抱住妙铃在水上一个翻滚,钻入水底,水面下,是一个密密麻麻的水藻阵,与此同时卷向了陈默的手脚。

陈默运转一口真气,全身发力,身上肌肉一抖,如那大鹏振翅般,一股浩然庞大的力量朝着四周扩去,陈默将不灭气血的力量运转到极限,配合气花的真气,顿时就将水面彻底炸开。

一道身影冲出水面,宛若一条蛟龙出水,水藻被震散的七零八落,一只黑色的影子就从水藻里飞快掠出。

“是水啮鼠!”妙铃认出那个妖兽。

水啮鼠是一种生活在水里似鼠非鼠的妖兽,它们最大的神通是能聚集水藻,然后利用毒草植被发起攻击。虽然水啮鼠很弱,但是在秘境这样地方却相当难缠。

水啮鼠瞄准了河里其他地方的水藻,准备故技重施。

陈默手指一点,一招玄阳指就把水啮鼠贯穿,这些水啮鼠本身防御极弱,被玄阳指一点立刻毙命。随之,陈默一转,跳上了岸边。

“啊。”妙铃双手搂胸,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陈默瞧了一眼她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身段,面无表情的说:“放心

,我没看到你什么,你把衣服先穿上吧。”

妙铃带着羞愤欲死的眼神盯着陈默,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洗个澡都能被水啮鼠盯上。

轻轻一哼,妙铃重新穿好了衣衫,脸上还发烫,女孩故作平静道。“我们先去采花吧,马上就到了。”

陈默嗯了一声,回头又望去浓浓迷雾。

“怎么了?”妙铃奇怪的问。

陈默摇头,这个秘境环境诡秘,仿佛任何地方都在被监视一样,看了一眼妙铃红扑扑的脸蛋和秋波期盼的眸子,刚才春光乍泄的遭遇显然并没有让她觉得真正难堪。

水啮鼠的尸体在水面慢慢地随波逐流,突然,一条黑线喷出吸住了水啮鼠的尸体将其卷入了岸边,从奇花异草里跳出一只奇异恐怖的巨大蜘蛛,这只黑色蜘蛛将水啮鼠卷住开始啃噬起来。

一个身影缓缓从草堆里走出,赫然就是夜瑶,她看了一眼这只蜘蛛,接着不为所动望去了陈默和妙铃离去的方向。

“差不多是时候了。”

女人喃喃自语,转身朝河岸上走去。黑色蜘蛛见机,丢下了被啃的支离破碎的水啮鼠尸体,步履蹒跚的跟去。

陈默和妙铃走了数个时辰,夜色这时已经进入了深沉的时候,毒烟也开始消散,据妙铃说这些毒烟就像雾气一样到了清晨会再次凝聚,而在这个时间段是秘境里最安全的时候,一些灵草都没有毒性。

或许是深夜最暗的时刻,整个秘境如同坟墓,显得死气沉沉。

索性也没有再遇到什么危险,终于到了妙铃说的地方。

在一片五颜六色鲜艳的花草中,陈默一眼就看见了一株白色似昙花的花朵在暗夜中静悄悄的绽放,她就像是一个少女在自怜自哀,给人第一个感觉十分的孤独。

妙铃的目光立刻就亮了。

“情人花!”

陇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治疗男科方法
朝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新疆治疗男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