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破天 90.第九十章 药鼎伏魔

2019-09-16 16:39: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 90.第九十章 药鼎伏魔

“我听怜儿说你最近都早出晚归,你在忙些什么?”丹老爷子头也不抬地问着丹轩,眼睛依旧盯在手中的一本古书上,灯光下,丹老爷子的眉头微微皱起,仿佛在思考什么一般。

“额……我每天都要去铁匠铺……”丹轩老实地回答道。

“铁匠铺?”丹老爷子花白的眉毛猛然间皱的更深了,仿佛在思考着丹轩和铁匠铺到底有什么共同点。

然而片刻之后,丹老爷子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一场发生在爷孙俩之间的真正意义上的象棋之战,想起了丹轩的那一个毫无根据的要求和那个精彩的乾坤困局,便接着道:“林家铁铺……打铁能有什么出息,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大的兴趣?”说话间,丹老爷子好像极为烦躁似的将手中的古书合上,花白的眉毛一挑,很有些想不明白地看着丹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我……喜欢……”丹轩颇有些赌气的回答道,心里想着,好好的锻造之术到了这老爷子口中怎么就变成了“打铁”这般难听。

然而,丹轩并不知道,在丹老爷子看来,丹轩去林家铁铺一定就是去学习锻造之法,也就是所谓的“打铁”,对于奥克帝国的人甚至于包括很多高阶的器师而言,锻造师都是粗鄙的,锻造师没有实力,不能炼制一些齐丹妙药,亦不能锻造一些高阶玄器,对于修炼更不会起到丝毫实质性的作用,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帮助器师提高对于炼器材料的敏锐感。说到底,这个世界的主流还是玄者,而对于玄者有着近乎于零作用的锻造师就很自然地沦为了粗鄙的职业了。所以在丹老爷子看来,丹轩既然不可能成为器师,那么如此频繁地往返于林家铁铺无疑就是浪费光阴、浪费生命。

但是,丹老爷子恐怕并不知道,丹轩去林家铁铺不光是为了学习锻造之法,其中更重要的目的却是丹轩想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器师!而且丹轩也已经朝着器师的方向刚刚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这些事情丹老爷子都不知道,所以这位老族长对于丹轩非常气愤,气愤丹轩有着如此优秀的修炼体质和药师天赋不加利用,反而将大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毫无前途的“打铁”之上,丹老爷子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

当然,如果按照常理,我们的丹少爷只要打开他的尊口,稍加解释一下,恐怕丹老爷子就会明白过来,甚至于在知道丹轩已经成为了一名准器师之后,兴许还会小小的兴奋一下。

然而,人世间有很多事情看上去明明很容易,但做起来却偏偏变得很棘手,很多时候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人的性格上。丹轩是个不愿意解释的人,他往往把事情看得恨透,却偏偏不愿意把事情说出来。所以丹轩不会向丹老爷子说什么,甚至于在明知道丹老爷子恐怕误会自己的时候,却仍然不愿意解释什么……

拧着花白的眉毛,丹青一脸愤怒地看着丹轩一脸的平静,心里想着,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现在这么不懂得珍惜,如此优秀的天赋,为什么就不懂得好好利用呢?

许久之后,丹青一声长叹,无奈的说道:“既然你如此执着,我偏偏又不能说你什么……你好自为之吧……”话音刚落,丹青又是一声长叹,表情叹惋至极。

“是……爷爷……”丹轩恭敬的回话,声音依旧平静。

一句说完,丹青缓缓起身,走到书架前,将那本古书摆在书架上的同时,又是缓缓地问道:“你要挑战京都棋圣垂阳?”

丹青的语气充满了不确定,心里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为什么做起事来总是这般奇怪,明明是自取其辱的窝囊事,他为什么就愿意去做呢?

“是的,爷爷”丹轩态度恭敬,心中却是想着,自己的爷爷今天不会就是要兴师问罪的吧,难道他就没听说我最近做的那些大事,难道也不表扬表扬?

“你……”

得到丹轩的确定,丹青猛然回头,浑浊的眸子盯着丹轩,然而看到丹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欠揍模样之后,也只能又是一声长叹了……

长叹之后,丹青又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泛着黄边的书籍,封皮已经破旧不堪了,向上翻卷着,显然此破书是有些年头了,缓缓的将破书放在桌子上,之后丹青竟是安静地看了起来,竟是把丹轩忘记一般。

半晌之后,丹轩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微微晃动了下一子,椅柱儿与地面摩擦发出吱吱的响声,丹轩本想以这种方式提醒老爷子一下自己的存在。

然而,丹轩完全没有想到,丹青好像没有听着一般,依旧埋头在自己面前的破书上,灯光映着他那满是皱纹的老脸,浑浊的眼神之中写满了专注。

丹青此时看的破书正是药族祖辈上传下来的一本札记,历代药族的族长遇到许多炼药方面的问题都会记在这本札记上,以供后辈们思考解答。久而久之,这本札记就成为了药族的祖传之物,而且一直都是由族长保管。

平日里,丹青闲暇时间总是会把这本札记拿出来观看,仔细思考揣摩其中的问题。当然,丹青也会把他在炼药时所遇到的疑难问题记在上面,每次丹青翻看这本札记的时候,都会变得十分专注,就如这老爷子现在的模样一般无二。

丹轩见自家老爷子这般模样,假假的咳嗽一声

,然后才道:“爷爷,您老人叫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训我之后,在让我看你在这看书吧……”

“嗯?”丹青如梦初醒,抬头看向丹轩,花白的眉毛依旧深深地拧着,好像仍然在思考着问题一般。

半晌之后,老爷子才缓缓道:“奥……是有两件事情,明天上午你好好洗个澡,穿身干净的衣服,再让怜儿给你梳个整齐的头……咳……我有个老朋友要来……”

丹轩听着丹老爷子的话竟是一头雾水,心里想着,你的老朋友来就来呗,跟我有什么关系?还让我好好梳头洗澡,又不是去相亲。

尽管想着这些,丹轩倒也不会再次反驳自家老爷子了,恭敬的应了声“是”。心想自己今天已经顶他老人家的次数够多了,万万不可再出口顶撞了……

见丹轩这一次的态度似乎好许多,丹青难得的咧嘴恐怖的笑了两声,之后又道:“最近几天你要好生在家呆着,皇帝陛下要见你,你给我好好在家等着召见,不要去那个什么林家铁铺了……”丹青声音突然变得威严十足起来。

“这……”丹轩刚想出口反对,然而一看到丹青那张如同二五八万一般的老脸时,接下来的话竟硬是憋了回去。低着头,心有不甘的道:“那好吧……”

“嗯……”丹青好似从嗓子眼中轻轻的嗯了一声,刚想继续观看桌子上的手札,然而,好像突然想起身一般,慢慢起身,对着丹轩道:“你在这里等着……”

丹青缓缓地走上楼梯,渐渐地消失在了楼梯口处。

丹轩见老爷子上楼了,突然感觉到有些无聊,缓缓巡视着大厅,大厅里的布置并没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摆在架子上的药材似乎也还是那些药材,唯一不同于以前的就是此时大厅中的药材架子似乎少了几个。

心里想着老爷子上楼去做什么,丹轩缓缓地收回目光,一不小心看到了丹老爷子留在桌子上的古书,心里也是好奇这破书中到底有什么内容,能让老爷子这般着迷。

想着这些,丹轩很自然地拿起了桌子上的札记,缓缓的翻看起来,片刻之后,丹轩唇角缓缓地翘起,干净的唇角噙着一抹压抑的笑意。

片刻之后,丹轩拿起旁边的架子上的毛笔,从书架上取出一张方方正正的纸张,笔毫入墨,墨饱笔酣之时,丹轩缓缓落笔……

半晌之后,老爷子才慢慢地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见丹轩仍安静地坐在椅子上,脸上却没有一点喜意,仿佛是谁欠他老人家银子一般难看。然而走到丹轩身边的时候,丹青却像变魔术一般从宽大的袖口里取出一只棕色药鼎,样式颇为古朴。

缓缓地将药鼎递给丹轩,老爷子用沙哑的嗓音说道:“鼎名伏魔……拿去吧……别辱没了它……”

一句话说完,丹老爷子似乎也怕自己会突然反悔似的,连忙又道:“没你什么事了……滚吧……”

丹轩面色如常地退了出来,然而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因为丹轩知道,丹老爷子拿给自己的这只药鼎恐怕与他自己手中的那只药鼎“复苏”一样,都是天鼎!

缓缓地走在药府的青石小路上,丹轩借着月光不断地端详着手中这只通体棕色的药鼎,药鼎不大,倒不像是其他的天鼎一般尽都比正常的药鼎要大一些,鼎口有着斑斑驳驳的纹路,鼎身的位置上还有几道浅浅的划痕,在鼎身外壁上,纷繁刻纹的正中央赫然是“伏魔”二字。

不断地翻看着手中的药鼎,丹轩越看越觉得喜欢,唇角上的弧度也是越翘越高了……

……

丹轩刚走不久,丹老爷子便重新坐在木桌前,看着已经合在一起的札记时,丹青花白的眉毛缓缓皱起,想着自己走之前似乎并没有把书合上……

“应该是那个臭小子看过了吧……”丹青好像在对着空气轻声说话一般。在心里想着,让他看看也好,看到这本札记上如此高深的药理之后,兴许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激励吧……

想到此处,丹青满是褶皱的老脸上也不禁泛起了一丝微笑,这才缓缓地打开札记,然而,当丹青将书页翻到自己方才正观看的那一页的时候,却发现书页之间竟然夹着一张纸。

丹青双眉微拧,缓缓地将纸张打开,看到纸张上正中寓欹、宽搏雅致的整齐字迹之后,竟是忍不住大赞一声。

“好字!”

“但是……这是谁留在这里的?”丹青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阅读着纸张上的内容,然而越是查看,丹青的双眉拧得也越加紧凑了,神色中流露出的却是越来越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

如此准确高深的药理剖析!甚至于很多内容丹青竟是有些看不懂,但是丹青知道,这张纸上的内容正是自己一直在苦苦思考而不得的答案……

半晌之后,丹青才缓缓地抬起头,然而眼神之中却更是难以附加的不可思议!丹青用干枯的手指颤抖着沾了沾纸张上的墨迹,缓缓地抬起手时,丹青的指尖上赫然是并未干涸的斑斑墨迹,显然这张纸上的文字是刚刚写好的!

丹青猛然抬头看向丹轩消失的方向,竟仿佛难以抑制声音之中的颤动!

“难道……是他……”

宝宝脾虚的表现
跌打损伤去痛消肿药
老人风湿骨痛的症状
脚伤肿了怎么消肿最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