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金杯汽车案中案

2019-09-14 07:0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杯汽车“案中案”

  一则普通的合同纠纷案,却因其主角的特殊性,引起了众多关注。

  7月8日上午10点,辽宁省中级人民法院23法庭的庭审现场,两排旁听席挤满了人,并且还不断有人进来,法官显然未事先预料这种情况,她询问旁听席,是否都是前来旁听金杯汽车()、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厦门和生科技有限公司撤销权经济纠纷案的?旁听席上的人说,他们分别是来自厦门和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和生)、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下称华融)、金杯汽车代理律师事务所人士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小股东代表。但是,金杯汽车没有人士出席庭审。

  了解到,案件的焦点集中在金杯汽车上世纪90年代前所欠下的一笔亿元债务上。金杯汽车代理律师说,华融将金杯汽车债权以不到2%的比例转让给民营企业厦门和生,其行为造成金杯近一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华融沈阳办事处人士则说,金杯汽车是为了拖延债务偿还。

  更重要的是,有小股东对金杯汽车今年成功摘去ST帽子提出了强烈质疑,认为其中藏有猫腻。

  种种迹象表明,2006年11月21日,以2.45亿元总价款受让金杯汽车持有的华晨金杯9.9%股权,力助金杯汽车摘帽的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华夏)与华晨汽车集团关系非同一般。而金杯汽车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华晨汽车集团。

  亿元债务官司

  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金杯汽车向当时沈阳市人民银行开办的沈阳金融市场拆借的1亿元资金,到期后未全部偿还的本金与利息。此后,由于金融系统改革,这笔债务数易其主。1999年12月,沈阳金融市场将金杯汽车合计10967万元债务转让给了辽宁省工行营业部。2005年5月27日辽宁省工行营业部又将此停息挂账的债权转让给了华融。因为债务难以收回,华融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金杯汽车所持的沈阳华晨7.6%的股权被查封。2007年4月9日,经辽宁省高院调解,金杯汽车和华融达成调解协议。双方商定:金杯汽车于2007年10月30日前以现金或资产重组方式偿还对华融10967万元欠款。华融为了盘活资金,于当年4月10日将上述债务以及其他公司所欠债务打包卖给厦门和生。厦门和生由此成为金杯汽车的新债主。

  但是,这个新债主要想从金杯汽车回收这笔巨款却要费些周折。2007年12月5日,金杯汽车公告,金杯汽车累计向厦门和生付款元,剩余款项的支付问题,正在同厦门和生进行磋商之中。2007年12月19日,金杯汽车又公告称,华融和厦门和生当初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损害了国家和金杯股份的权益,应属无效合同。因此金杯汽车向辽宁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上述债权转让协议无效,并且省高院已立案。

  为什么金杯汽车态度忽然转变?

  华融沈阳办事处副总经理薛蓬及厦门和生沈阳办事处负责该事项的李先生说,金杯汽车是为了拖延债务偿还。

  2007年4月9日下达的《民事调解书》中,有如下字样:ST金杯(彼时金杯汽车未摘帽)应于2007年9月30日前分期偿还华融1500万元。截至2007年12月6日,ST金杯只累计向新任债主厦门和生付款近600万元。

  金杯汽车代理律师华恩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周芳谊表示,金杯汽车向厦门和生付款近600万元并不意味着金杯认可厦门和生的资质,关于为什么在不认可其资质的情况下,金杯汽车还付款一事,她将在下次庭审时进行详细说明,目前,暂时还不便透露。

  在法庭上,华融沈阳办事处法律事务代表徐桂燕及厦门和生代理律师北京长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崔庆丰律师均表示,一直都没有收到依惯例应寄出的金杯汽车上诉裁定书,只收到关于原告金杯汽车诉被告撤销权纠纷一案的法院传票。

  在庭审现场,周芳谊表示,根据国务院、财政部关于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券的相关规定,资产管理公司在再转让债权时,应当在省级及省级以上经济类或综合类媒体上发布明确处置公告,并应在再转让前债权之前向被转让人转达拟转让债权公告。且根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产处置管理办法》,转让债权应采取竞标、竞价方式。而华融与厦门和生在签订债权转让之前未通知金杯股份债权拟转让事宜,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后,华融与厦门和生在辽沈晚报上发布《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中也未对这笔债权转让进行公示,金杯汽车只接到《债权转让协议》复印件,金杯汽车认为这份协议在知会公司方面缺少必备要件:对价、付款期限等内容。

  同时,她指出,金杯汽车为国有控股企业,华融将金杯债权以不到2%的比例转让给民营企业厦门和生,其行为造成金杯汽车近一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并且厦门和生受让该笔债权后,采用非法手段干扰金杯汽车的正常经营活动,严重阻碍企业发展及公司合法权益。并且,金杯汽车作为国有控股企业,其资产重组的受让方是特定的,华融属国家所有,金杯汽车与之协商采用资产重组方式偿还其大部分债务,符合相关政策规定。而厦门和生为民营企业,不是双方签订调解协议中特定的资产重组对象。而且,调解书商定重组事宜的日期是在2007年10月30日前,而华融在调解书下达的第二天,就将这笔债务转让给了厦门和生,签订调解书应属恶意串通,《债权转让协议》在内容和程序上,违反了相关法律的规定,应属无效合同。

  华融沈阳代表处人士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他们没有恶意串通,公司卖给厦门和生的资产包,里面还有其他公司的不良资产

  ,都属难收回的不良资产,卖给民营企业也符合国家相关规定,国企不良资产不一定只出售给国企。

  厦门和生高级项目经理李甫德说,该资产包是在华融拍卖流拍后,厦门和生才买下的,不能说是没有经过竞标。他告诉,金杯汽车的不良资产不是一般的难要,所以2%的价格并非便宜了厦门和生。

  而对于金杯代理律师提出的两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应属无效合同,应予以撤销一事,徐桂燕认为,与法院传票中,原告提出的诉被告撤销权纠纷一案内容不符,应视为当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法庭休庭择日再审。法庭听取了被告律师的意见,宣布休庭择日再审。

  周芳谊则表示,她只是对于撤销权纠纷进行解释,诉讼的主要事实不变,没有当庭变更诉讼请求。

  金杯汽车小股东李瀚生表示,辽宁省证监局在回函中称:这笔亿元债务,在1997年金杯汽车资产重组时就明确由原关联方沈阳金杯工业公司履行还款付息义务。1997年金杯汽车对此未做出公告。2007年12月5日,金杯汽车公告称,已累计向厦门和生付款元,就剩余款项的支付问题,公司正在同厦门和生进行磋商之中。既然已明确由工业公司履行还款付息义务,为何金杯汽车还向厦门和生支付款项,这究竟是替谁还钱?

  摘帽存疑

  金杯汽车今年成功摘帽,但近年资金链一直较为紧张,如果此时偿还上亿元债务,无疑会雪上加霜,而且今年摘帽一事也有多处离奇之处。

  百名小股民代表程泽曾向证监会举报金杯汽车相关问题(参见2008年4月23日本报《上亿债务纠纷隐而不报 ST金杯小股东联名上书》一文)。他说,金杯汽车向大连华夏转让华晨金杯9.9%股权,重新评估资产,从而实现扭亏为盈,只是巧妙地利用规则,而真实资产状况却没有得到改善。

  而这次资产转让,为什么转让给大连华夏这家公司也有甚多可疑之处。金杯汽车小股东对此次股权转让颇多疑问。

  2006年11月21日,ST金杯公告称:公司将持有的华晨金杯9.9%股权以人民币2.45亿元的总价款转让给大连华夏,本次股权转让为非关联方交易。因为2003年12月,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公司(下称工业资产公司)将持有沈阳金杯汽车工业公司(下称金杯工业)100%的股权以一元价格转让给沈阳华朔(大连华夏子公司),所以从表面上看,此次转让确为非关联交易。但是,事实也许并非如此。

  大连工商局登记资料显示,大连华夏成立于2003年7月18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2006年11月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36000万元。公司股东为大连市工业发展投资公司(大连工业)、大连市工业资产经营公司,即为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其主要职责是,依据大连市政府授权,负责全市国有企业的资产经营和资本运营。

  大连工业持有大连华夏100%股权,大连华夏持有沈阳华朔95%股权,沈阳华朔持有金杯汽车工业100%股权,而金杯汽车工业持有28家1997年从金杯汽车剥离的企业100%股权。而根据金杯汽车的工商资料,成立于1997年8月;金杯工业,主要是因ST金杯资产重组应运而生。ST金杯将28家全资子公司(包括沈阳汽车发动机厂)以22172万元转让给金杯工业,ST金杯再以22172万元受让金杯工业所属沈阳汽车发动机厂的冲压、油漆、拼焊、装配等工艺设施,二者等值抵销。

  有知情人士透露,大连华夏是根据辽宁省政府辽政[2003]132号文,为接受华晨控股有限公司全部国有资产而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但是其真实的资本金并非由大连工业投入,而是由华晨汽车集团全资投入,为了规避关联关系而借大连工业名义注册,与大连工业在产业、财产、人员上没有任何关联。

  联系大连工业,证实大连华夏与之在产业、人员上确实几乎没有关联。从沈阳市工商信息中心调取沈阳华朔公司登记材料中发现,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局给工商局的《关于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拟在开发区新设企业的情况说明》文件中有如下文字:大连华夏是沈阳华晨集团为理顺集团内部关系,梳理国有资产的债权、债务而产生的一家国有独资企业。而大连华夏变更后的法人代表为刘汝庚,他同时还是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规划部副总经理、上海天赐福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香港华晨集团有限公司 、上海华晨实业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上海天赐福51%、19%的股权)。而根据2003年12月17日辽宁华诚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称,大连华夏又将沈阳华朔5%的股权转让给了上海华晨实业公司。

  在沈阳华朔工商资料中有几页不允许复印的特殊文件:《重点项目承办单》、《承诺函》、《关于大连华夏北方投资有限公司拟在开发区新设企业的情况说明》、《关于申请设立沈阳华朔汽车工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情况说明》。以上正规和非正规文件中均提到,当初沈阳华朔在设立之初,并未按照规定拿到国资委等相关部门的批文,而是由于特批、特事特办进行工商注册登记的。这些文件的时间分别在2003年9月至12月之间。而当年12月,沈阳华朔如愿以偿获得了工业公司100%的股权。

  这么急于注册,目的就在于以每股一元的价格受让工业资产公司持有的工业公司100%的股权。前述知情人士称。

  大连华夏于2006年11月紧急将公司的注册资本增加到36000万元。前述知情人士称,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受让ST金杯持有的华晨金杯9.9%股权(2.45亿元)。虽然能够一掷千金迅速追加注册资本金35000万元,但是,这个出手阔绰的公司却在短短数月之后没钱支付650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

  李瀚生说,根据《股权转让协议》,大连华夏受让ST金杯持有的华晨金杯9.9%股权转让余款6500万元应于2007年3月20日前支付。但是2007年3月23日,ST金杯《2007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告称:股权转让余款6500万元,大连华夏承诺于2007年6月25日前支付;但是,实际支付日期却一直拖延至2007年7月26日。

  程泽谈到,根据公告,2006年11月,ST金杯收到大连华夏支付的股权转让款18000万元,但是,2006年年报却颇令人意外:期末货币资金比第三季度减少8500万元,应收款净额比第三季度增加约21600万元,应收账款为269098.48万元比2005年期末增加数额巨大。

  ST金杯收回大连华夏股权转让款18000万元是否被化整为零转入其他应收款中?程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对于这些疑问,向金杯汽车方面表达了希望采访的意愿,但是金杯汽车方面婉拒了的要求,并表示公司不愿意在打官司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担心舆论会影响法庭的公正性。

  小股东维权

  看来,金杯汽车的麻烦还不止于此。

  从金杯汽车小股东处了解到,近日,辽宁省证监局正式就信息披露、原关联方长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4个问题答复了小股东代表程泽。

  近年来, 金杯汽车关联方及其下属企业对上市公司占款相当惊人,1999年达23.5亿元。2001年,采用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 ST金杯巨亏8亿元。此后几年,ST金杯其他应收款一直保持在10亿-20亿左右。而主要欠款方一直为沈阳金杯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及其所属单位:金杯实业总公司、沈阳汽车车轿厂、沈阳汽车齿轮厂、沈阳汽车车轮厂、沈阳汽车车架厂、沈阳汽车大厦等。

  根据程泽提供的这份第010号信访回函,辽宁省证监局表示,已经对金杯汽车未按要求做出信息披露、原关联方长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进行了确认,并且高度关注,采取了相应的行政监管措施。下一步,将在职责范围内,持续进行监管,督促公司做好信息披露工作。同时,对于金杯汽车原关联方工业公司及所属企业仍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将加大监管力度,督促公司尽快解决。

  但是,一些小股东似乎对辽宁省证监局的这份答复并不完全满意。他们说,2007年3月20日,金杯汽车因欠华融款项,被辽宁省高院查封了公司持有的华晨金杯7.6%的股权,公司却一直拖延至对方公司起诉才在12月6日进行了公告。对于如此严重违反《证券法》第193条的行为,给出一个高度关注的解释,没有给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可能有些处罚过轻。而且,根据金杯汽车财报,在2005年、2006年度又产生了金杯贸易总公司等拖欠金杯汽车控股子公司上亿往来款的事件。

  旧账未清,新账又欠,对于原关联方长期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辽宁省证监局如何督促解决,则关系证监会一直以来强力解决大股东恶意占用上市公司资源问题的努力持续性。

  程泽说,他们已经向中国证监会的回复函提出复查,同时,希望证监会能对大连华夏、沈阳华朔、工业公司与金杯汽车的关系进行调查和认定。并希望证监会对于大连华夏注册资本金的来源以及转让款的真实到位情况进行调查。

解小便有异味是什么原因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儿童中暑的症状
小孩咽喉肿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