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破碎命盘 第四十七章 对峙时鹏

2019-10-13 00:16: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四十七章 对峙时鹏

李帆被龙渊压制,不住后退。他见龙渊对自己并不下狠手,心中忍不住舒缓了许多。不过就在他提腿格挡住龙渊的一记侧踹后,侧踹的劲力让他噔噔后退,蓦地脚下一空,李帆双臂摆动几下下便失足坠了下去。

原来李帆边守边退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龙渊便一脚踹的退下了擂台。

“嘘……”擂台周围也有不少内院的弟子,这些弟子平时遭李帆的欺凌,此时见他如此狼狈,自己掉下了擂台,都是嘘声一片。

饶是李帆这种鲜有廉耻之心的人都忍不住脸上红了一片,灰溜溜地退到了一边。李刚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本来想让李帆上去与龙胤山庄的弟子比试一番,增加些经验,可如今看来纯属上去丢人的。

“龙胤山庄的这个弟子格斗天赋殊为不弱啊,被封住气海还能有这样的拳脚,当真不易。”擂台周围一个绝世高手说道。

“是啊,其余门派的弟子在这种状态下都只能依靠武功的玄妙来取胜,而这个少年我至今没见他动用什么武功,他那游身步即便运用真气来施展也不算高深,不过这个少年的每一拳都力量充盈,隐隐间有抻骨拉筋的趋势,难道说他还可以运用内力?不可能的。没有真气哪里来的内力。是他与肄武者一样修炼了下丹田吗?也不可能,龙胤山庄的弟子不屑于那样做。”另外一位绝世高手与之谈论起来。

“不管什么原因,这个少年如果真的成长起来,必然是魔族的一个噩梦。龙胤山庄与魔族,真的是不死不休啊。”

“嗯,对付魔族这种人形魔物,必须要有绝佳的战斗天赋。”

这两位绝世高手对龙渊的评价颇高,但若是知道了龙渊不善于运用真气,可能就要无言以对了。

苏东河与陈悫在台下看了龙渊的这场比试,相互望了一眼都有些宽心,一是因为他们的小师弟并不是真正变了性格,上一场出现那种情况必定是事出有因;二是因为以龙渊当下的表现说不定能够以一敌三。今日的比试内院只派了三人上场,若是龙渊全胜自然是最好,即便败了,苏东河上场后也有办法赢得比试,这样的话便不会招惹什么非议,毕竟龙渊是龙胤山庄中最年轻的男弟子,以一敌三,纵使败了也属正常。谁也无法得知他们真正的修为。

“小师弟现在比以前强多了,至少王八拳少了许多。”景池樾打趣道。

不过等待他的又是戚美然在其腚上一踹。

“开玩笑也不分时候。”

戚美然其实也在奇怪,为什么龙渊在近身搏击上与之前有那么大的差异。他还不知道龙渊每日都对着木人桩铁人桩训练,震藩截拳中图文并茂,龙渊也因此获益良多。

“下一位。”龙渊眼睛往台下一扫,落在了时鹏的身上,这次比试最后压轴的一定是他。

时鹏一脸铁青,自从龙渊折磨时鹰时他就将龙渊恨到了极点,不过他颇会掩饰情绪,加上几位高人在席上,也不容他有任何的发作。莫百里发作后已经激起了凌九天的杀意,又被莫百川掌掴,他自然不会蠢到喜怒形于颜色。

不过饶是这样,时鹏的脸色也甚为难看。他从莫百里和时鹰那里得知龙胤山庄的弟子还没有修炼武功,因此在他们的打算中,今日的比试将会大获全胜,他也会因为打败龙胤山庄大弟子的成就而加官进爵,一跃成为贵族。

可是这一切都被龙渊破坏了。

人算不如天算。谁能知道龙渊被人骗了一千金币诓他买什么绝世武功,反而将一本垂世武学饶了给他。而龙渊也在一个月里研习震藩截拳

,在格斗场角斗场中摸爬滚打,最后让他们的计划打乱,胎死腹中。

时鹏一跃来到擂台上,盯着龙渊道:“我会为我弟弟报仇的,想来我将你四肢折断,你师父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插手的。”

“你杀了薛先生。”龙渊不理会时鹏的说话,兀自说道。

“你有证据吗?”时鹏嘴角轻扬,淡淡回道。

“你差点杀了梁源。”龙渊继续道。

“他有证据吗?”时鹏甚是淡定地望着龙渊,续道,“就是有证据你还想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二龙被杀手追杀,身中奇毒也是你们做的。”龙渊双拳紧握,一脸怒容。

席上的莫百川见时鹏与龙渊又对峙起来,嘴角抽搐,暗道:“完了。”随后他扭脸瞪着莫百里。

莫百里心中叫苦,他是真的没有去招惹龙胤山庄。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与龙渊认识的辛二龙了那个小武僧了。前段时日时鹰告诉他小武僧可能听到了他打探龙胤山庄弟子修为的事情,他便让时鹰处理稳妥一些,给了他一份天下无秘的毒药。谁知道这龙渊为了一个俗世肄武者竟在今日狠心大发将时鹰废了去。

只不过这些事情他是自己做主没有告知莫百川,若是龙渊将此事捅大了,内院弟子相互残害的罪名饶是他为院长,也担待不起。

凌九天见龙渊在台上一脸愤怒,额头青筋暴起,便确定了龙渊一反常态必然是有着原因。他凌厉的眼神向莫百川和莫百里二人一扫,两人顿时感到芒刺在背。

而擂台之下的众多肄武者,也对将要进行的这一局比试甚是期待。第一场比试龙渊以雷霆之势废了时鹰,狠是够狠的,却不够精彩,第二场更不用说了,龙渊将李帆压制得几乎没有还击的余地。他们想看到双方有来有往,见识一下武门弟子修习的武功。

而眼下时鹏是内院年轻一辈新秀中最有实力的弟子,又是莫百川的亲传,莫百川只差一步就能问鼎绝世高手。龙渊虽然是龙胤山庄的弟子,但此时毕竟被封住了气海。这一场比试可以说是见证肄武者与武人在武学天赋上的较量。肄武者不如武人,是少了一片气海,无法在武学上到达武人的高度。此刻龙渊虽然被封住了气海,但台下的众人谁都认为他已经修习高阶武功多年,即便不能动用气海也不可小觑。

“比试开始!”

擂台裁判喝了一声后,龙渊脚尖一蹬地,径直向时鹏冲去。时鹏提剑在手在龙渊必经的前方一刺,这一刺极为刁钻,准确地点向了龙渊的眉心。

龙渊一手拍开剑身,一拳捅出。

时鹏冷哼一声,旋即手腕一旋,长剑胸前上削,正好削在了龙渊的手腕。

“匹夫逞勇。”时鹏早就为龙渊留下了后招,对方手无寸铁,但敢近他的身,他绝对会使其血溅五步。

话音刚落,时鹏的胸口便结结实实地中了龙渊一拳。他后退两步,双眼紧盯着龙渊的手腕,那里被一剑削过,竟然丝毫未伤。

龙渊早就向封大师要了一副特制拳套,他这段时间全都是修炼的近身搏斗,就连木人桩也是训练近身缠斗的器材,如果手脚没有保护的话,他是想赢得比试,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

先前龙渊并没有展示过他手上拳套刀剑难伤的一面,因此时鹏误判而率先中了龙渊一招。

时鹏面色难看,没想到上来就被龙渊摆了一道。

“让我看一下你是不是全身都穿了乌龟壳。”时鹏不等龙渊再度来攻,他抢出一步,手中长剑且舞且抖,剑花粼粼,攻势凌厉直逼龙渊胸腹。

龙渊的拳套能护到肘部,因此他已双臂为护盾将时鹏的攻势尽数当下。

叮叮当当。

台上金铁相触的声音不绝于耳。龙渊与时鹏激战,将这段时间修炼的成果发挥到了极致,加上龙渊在格斗场中也有对战剑客的经验,所以尽管时鹏攻势凌厉,在招数上也一时难以伤到他。仅仅是手臂上的衣服被长剑斩出了许多窟窿。

台下众多肄武者见到龙渊或掌拍或肘提将时鹏的剑击一一化去都暗叫精彩,实在双手不及时,龙渊踢腿以铬钢金鞋格挡,这双金鞋已经被龙渊全数涂上了墨,更填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苏东河与陈悫看了龙渊的表现眉头也都挑了起来,时鹏那样凌厉的攻势若是他们对上也会感到极为棘手。而且龙渊所运用的身法他们从来都没见过。在他们心里已经可以确定,若是龙渊解封气海之后与他们切磋的话,胜负还未可知,即使如今他们两个都得凌九天指点修习了武功。他二人又转头看向了席上的凌九天,龙渊的这门身法武功必然是偷师而来,这在武门中可是大过。

“这样的比试的确是小师弟最适合上场。”戚美然摸了摸下巴道,“不过我怎么感觉小师弟比以前要强上好多,而且一招一式之间全都没了王八拳的影子。”

凌晴岚闻言皱着鼻子踩了他一脚,说道:“师兄为了这次的比试每天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怕我们知道,就用水粉遮了伤痕。比你们几个强多了,整天就知道匠器生意和厨艺。”

凌晴岚只是低声一说,但凌九天修为极高,这样的声音自然逃不过他的耳朵。他听得这话心头也是一阵复杂,龙渊本来是参加比试的最好人选,但凌九天却没有对他提过半声比试的事情,虽然自己有苦衷,但龙渊却不得而知。

“渊儿。”想到此处凌九天一阵惭愧,他也能猜出来龙渊的心思。在他的这个弟子心里总以为自己在炼气上的修业没有进展令他失望,因而非常渴望能为龙胤山庄尽一分自己的力量。

而莫百川见到了龙渊在台上的表现,脸都快黑了,这叫没学过武功吗?扎马稳健,出手果断,拳**替间攻守兼备。尤其是那种身法,完全看不出下一瞬间要向何方移动。这要是没学过武功,那么整个内院的弟子岂不是都在过家家。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
贵港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宁德治疗宫颈炎医院
雅安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贵港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