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四百四十七章 送人情

2020-01-19 11:1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四百四十七章 送人情

血浮屠发出的血色光柱名为爆血邪光,此光能激发血脉中的狂爆因子引发血爆,如果被照在身上,其后果不问可知。

出于对危险的感知,慕容恪匆忙间取出一枚宝珠,宝珠释放出一道乳白色光罩将他护住,爆血邪光有个极大的弱点就是穿透力不强,饶是如此,他也感觉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的狂爆起来。

心中惊骇,连最后一点侥幸心理也消失了,直接施展了瞬移神通,然后取出一张随机传送符毫不犹豫的激发了。

想拦住一位一心想逃跑的元婴大圆满修士,就算化神期初期修士也很难将其留下,秦川深知这一点,所以早就偷偷打上了一丝神念,感应到自己的神念连续变化了位置,不由暗暗赞叹对方行事老辣。

没有急于去追,而是先关注了一下须弥戒指中的情况,不出意料,七焰炼天炉没有尽全功,有三人活着出来了,不过上来就被秦青秒杀一个,此时正与万毒尸王一起斗战另两名黑衣人,玉石精从旁辅助,基本上大局已定。

再查看一下如意乾坤袋里的情形,苏映雪和两名黑衣人身在其中,苏映雪没有任何动作,而那两人拼命挣扎,试图找到出路,但是强大的禁制将他们禁锢的几乎难以动弹。

心念一动,苏映雪被传了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玄牝珠中的沐倾城。

“师尊你…”

“放心吧,我还死不了,咳咳…”话虽如此,她忍不住又咳出了血,而肩头和后背皆有鲜血渗出,脸色苍白,显然伤势极重。

“前辈,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咳咳…知道就好!”苏映雪接过丹药,脸上却带出一丝笑容。

秦川看她这副表情,无奈的苦笑一声,他知道这回非要付出大代价不可了,“慕容恪的如意倒海戈和九龙飞天杖送给前辈如何?”

“好,不过如果你抓不住他,必须要另送我一件灵宝!”

“成交!”

把如意乾坤袋中的两人放出,不给他们丝毫反应的机会,一举毙杀,然后感应了一下神念的位置,他并没有直接锁定那个方向,而是取出伪飞星盘,绕了一个大圈。

“秦兄,你这是?”沐倾城不解的问道。

“他能伏击咱们,咱们当然也能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伪飞星盘的速度自不必多说,不过一柱香的工夫,已经赶到了慕容恪的前方,秦川迅速取出一百零八颗珠子,在必经之路上,将方圆百里的范围都覆盖在天罗困魔大阵中,然后隐没了身形,静等猎物自投罗。

不大会的工夫,一道惊鸿由远及近,很快进行了阵法范围,正是慕容恪,他发现秦川没有追来,心中稍安,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连续改变了两次方向,现在已经遁出了千里之外,料想对方不可能再找到他,于是打算寻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将如意倒海戈重新祭炼一遍。

正在他心中盘算之时,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暗叫不好,立即施展了独门秘技“遁空闪”,一根巨大的手指,和一刀一剑全部打在了空处。

偷袭不成,秦川立即打出阵诀,天罗困魔大阵的光罩升了起来,正好挡住了连续瞬移逃命的慕容恪。

九龙飞天杖取出,九条蛟龙呼啸冲向符纹流转的阵法光罩,但是这件威力不俗的伪灵宝,也只使得光罩晃动了几下,离破阵而出还差的很远。

无法逃脱,唯有一战,慕容恪已经下定了死战的决心。

秦川取出噬魂魔杖,和沐倾城、苏映雪成品字型站位,再次发动了攻击,而阵法范围在太阴玄光轮的操纵下逐渐缩小,最终将覆盖范围压缩到不足二百丈,如此以来,慕容恪腾挪的空间就极为有限了。

九龙飞天杖的威力的确不错,但是被噬魂魔光克制的死死的,实力最弱的沐倾城有新得的修罗碧血刀,加之她的风遁术最擅长游斗,使得慕容恪不胜其扰。

苏映雪斗法经验老道,时不时来个空间禁锢,虽然无法真得将其禁锢,但是却能有效阻挡对方的反击。

作为主打的秦川,除了操纵噬魂魔杖,还将无痕剑放了出来,诡异莫测的诡剑诀施展开来,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就破了慕容恪的防御法宝,让其挂了彩,而且诡剑意正在一点点影响他的心智,让他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恐惧。

困兽犹斗,到了最后,他已经不管不顾了,打算拉一个当垫背的,最终他选择了沐倾城,硬挨了苏映雪一飞剑后,突然对沐倾城来了个空间禁锢,然后一个瞬移到了近前,身上的气息猛然暴涨。

他的想法固然不错,只可惜秦川不会给他自爆的机会,“呔”的一声炸雷般的爆喝在他耳边响起,元神一阵激荡,法力接续不上,自爆失败,与此同时九道粗大的电蛇瞬息而至,雷光肆虐中,他已经抖成了筛子,再也无法动弹,苏映雪完成了致命一击。

元婴刚刚飞出,就被一只巨手擒住封印了起来。

从尸体上找到两枚储物手镯和一枚须弥戒指,用噬魂魔光抹去上边的神识印记,从中找到如意倒海戈,连同九龙飞天杖一起递到了苏映雪手上。

“前辈,这两件宝物一件是简书离之物,一件是羽化门的法宝,最好谨慎使用!”

苏映雪欣喜的接过了二宝,这次被伏击虽然差点丢了命,不过得到这两件重宝,也算不枉冒此次奇险,“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扫完玩战场,撤掉阵法,而须弥戒指空间里的战争也已结束,三人继续赶路,伪飞星盘的速度比原来的飞舟快了数倍,不过几天的工夫来到了万丈红尘宗。

苏映雪和沐倾城有事情要处理,秦川去拜见了聂清霜。

“小七没看错人,不过百年就修炼到了金丹中期,殊为难得了!”

“侥幸而已,一点礼物不成敬意!”秦川取出了十瓶元婴期使用的丹药,这些丹药都是多年积攒的战利品,他短时间内根本用不上,索性当顺水人情。

“呵呵,你有心了!”聂清霜接过丹药,脸上的微笑更盛,元婴期增进修为的丹药,花灵石也难买到,这家伙一出手就是十瓶,算得上大手笔了。

二人闲聊了一会,聂清霜命人把他带到了皇甫夜雨的洞府暂住,主人虽然不在,但是有人专门打理,他住进去也算是名正言顺。

休息了一天,状态恢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龙纹铠修复一下,这件宝甲使用时间不长就遭到如此损伤,他还真有点心疼,好在修补的材料足够。

龙纹甲修复后,他又将戮仙锥取出,“黄道仙金和羽化青金给你修复之用,不过你必须给我留一点!”

“多谢主人,羽化青金只要一半即可,只是这黄道仙金原本就不够,如果再去一些,差的就更多了!”器灵回复到。

“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你能像炼天炉和千秋峰那样帮上忙,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主人放心,我炼化了这些材料后差不多能修复三成,像您遇到的那些货色,只要一下就搞定了!”

“别吹牛了,到时候看你的表现!”

几件材料被吸入了锥体内,时间不大,半块羽化青金和大约二两的黄道仙金被“吐”了出来,秦川之所以要留一些,主要是升级无痕剑之用,当然了,现在他修为太低,还不急着升级法宝。

戮仙锥这种等级的宝物有自主修复能力,不需要他过问,做完这一切,他把慕容恪的元神提了出来,打算看看他们半途伏击是不是早有预谋。

搜魂的结果让他有些无语,这次暗夜毒蛇精英尽出,目标是参加盂兰盆会的各派修士,临时改变计划一是因为阴阳老怪的意外陨落,二是他这个肥羊的名头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才成了他们攻击的首要目标,当他和沐倾城三人离开坊市后,有人已经通过万里符发了消息,这才有了半途伏击的事情发生。

通过搜魂还知道了暗夜毒蛇和千秋宗的一些秘辛,比如有许多名门大派和修仙联盟都被安插了棋子,所以他们总能在关键时刻逃脱清洗,至于和那位简长老的关系,一方充当保护伞的角色,而另一方则负责帮其铲除异己。

把两只储物手镯和一个须弥戒指拿出来,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这里边装了千秋宗和暗夜毒蛇两成的财货,数量可谓惊人,其中仅灵石就不下七百万之巨,另外还有一些高阶材料和丹药之物,诸如高阶破障丹、化婴丹之类的丹药有数瓶之多。

秦川只是粗略清点了一下,将那些最珍稀的收起来,其它的全部丢进了玄牝珠空间,此时他手上正拿着一卷帛书仔细阅读,他对慕容恪施展的那项遁入虚空的秘术比较有兴趣。

工夫不负有心人,看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这项名为遁空闪的空间神通的修炼方法,品味良久,不由啧啧赞叹,这慕容恪也算是精才绝艳的人物,这项神通的实用性很强,不弱于许老魔的“移形换位”和卢镇北的“逆转乾坤”,只可惜他现修为不够,暂时还无法修炼。

把帛书收藏好,留待以后仔细研读,心思放在搜魂获得的一个信息上,这个信息涉及了两处秘库,这两处秘库一处藏在坤龙山脉,一处藏在极北之地,前者是地下拍买会和暗夜毒蛇经营周转的宝库,后者是千秋宗东山再起的准备金。

极北之地的秘库由当年千秋宗后裔建立的部族守护,防御不算强,但是由于距离实在太远,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去取。

坤龙山的秘库除了有强力的禁制阵法,还有重兵守卫,想得到秘库中的东西更为不易。

思忖良久,放弃了自己取宝,决定送一个大大的人情。

聂清霜收到传音符很快到了,秦川把此事一说,聂清霜的脸色变了数变,“秦川,此事关系重大,我去请太上长老和掌教师姐!”

不大会的工夫带来了一名白女少女和一名男人打扮的美`妇,“秦川,这位是唐师叔,这位是掌教易师姐!”

“拜见二位前辈!”

白发少女微笑道:“免了,都是自家人无须多礼!”一句话,把双方关系拉的很近。

听说听音,秦川是何等通透的人物,如果是一家人自然没有人情之说,也无须偿还,而如果是外人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对方想把这个大人情一言抹去,他自然不会上当。

“在下这一礼是替皇甫夜雨和沐小雅行的,多谢这些年来对她们的栽培和器重。”

“呵呵,油滑的小子,倾城和映雪怎么说,居然赠送如此重宝,难道你想让她们的道心不稳嘛?”说话的这位易掌教,行动作派几乎和男人一般无二,活脱脱一个男人婆,只是一句话就把他的好意说成了居心不良。

秦川一摊手,做无辜状,“这个…既然前辈怕乱了道心,坤龙山的宝藏就不送于前辈了!”

“哼,做人不能太贪心,少说废话,快把宝藏的事详细说说!”易中则发现秦川的确不好对付,只好默认了这个人情,一座价值两千万的秘库吸引力的确太大了。

秦川把有关坤龙山秘库的具体情况仔细说了一遍,白发少女和易中则商量片刻,当即做出了决定,由她亲自带领十名元婴亲自取宝,为防节外生枝立即动身。

数天后,聂清霜回来了。

“情况如何?”

“已经得手了,灵石九百万,其它财货加起来约一千三百万,不过…”聂清霜的笑容有些古怪。

“不过什么?”

“掌教师姐的意思是,就不给你分红了,全当是预付的嫁妆!”

“你们红尘宗的嫁妆也太贵了一点吧?”

“呵呵,谁叫你是土豪呢,对了,唐师叔说想请你帮忙炼制一批法宝,至于报酬,看上哪个弟子可以随便挑!”

“我算看透了,当你们红尘宗的女婿和当牛作马差不多!”秦川已经变成了苦瓜脸。

聂清霜噗嗤一笑,“放心吧,你的人情宗门记下了,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

秦川要的就是这句话,修仙界变化莫测,万一哪天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这些欠他人情的不好意思不帮忙,另外,皇甫夜雨和沐小雅以后还要在红尘宗混下去,就冲着他的面子,她们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重庆市黔江中心医院
广南县人民医院
长沙牛皮癣怎么治
治疗白癜风医院济南哪家好
湖北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