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浮灯纪

2019-09-10 20:32: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雪色如烟,夜色如酒。
临近年关,安陵城的酒楼客栈生意都是越来越好,号称北离第一酒楼的明月楼却越发地冷清了。
金灿灿笑意盈盈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就看见对面紫云楼的店小二小竹子硬是把一张年轻稚气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吆,灿灿,您这店要关门了吧!”
金灿灿冷嗤一声:“就说你没见识!我们老板那叫一个温柔如水善解人意,直接给我们大把的时间自由回家过年!就你们这样的要累死累活,哪有我轻松快活?”
“你快活?”小竹子剔着指甲嘲笑,“我看你是没家回去又没钱赚要憋屈死了吧?”
“你不用说这话刺激老子,老子的银子多着呢!你不知道我们明月楼的工钱有多高……”
小竹子一听他又在炫耀那点工钱转身就走,都说和谁吵都有理,和金灿灿吵准没理,这话虽然绝对,但也还算靠谱,金灿灿这家伙一说到银子就两眼绿光,和他那名字一模一样。
金灿灿在小竹子身后比划要踢他一脚,到底还是没真踢出去,蔫蔫地往回走。明月楼的老板是个很另类的人,人人都说年关是赚钱的最佳时机,他却每人发了三倍工钱遣散众人回家团员了,自己也悠哉晃荡着,只剩下他和一个年轻的厨子留了下来,明月楼几乎没法开门迎客,一整天只住进了一位客人。想到那位客人,金灿灿的脸色又灿烂起来——不管怎样,那一定是个有钱的主!
他手脚麻利将厨子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楼,梅字房客人的身影隐在青色纱幔里,隐隐只露出一片背影。客房里掌了灯,光线里他那件深红的袍子光华流动,金丝银线的刺绣重瓣莲花差点晃花金灿灿的眼。
客人转过身,昏暗的光线里,他的笑容并不刺眼,只是那双眼睛却显得十分明亮深邃:“你怎么还不走?”
声音也是动听的,微微透着股沙哑,像是迷惑人一般带着股妖异劲儿。直到走出房门金灿灿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不给打赏?他明明那么有钱,那样金灿灿的袍子啊!让他走他就走,那他多没面子?
他估摸着客人吃完了饭,忙去厨房提了两桶热水晃晃悠悠上去,这样有钱的人生活都讲究,即使是寒冷的雪天也会洗澡的……心里默默想着,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着,私自住了兰字房的厨子小宋打了个呵欠出了门:“唔,趁着没事别折腾了,早点睡吧!”
金灿灿皱着眉头:“这房里人呢?去哪儿了?这么快就退了?”
“刚你去提水的时候正好走了,说是晚上不回来,往新桐街去了。”
“新桐街啊,”金灿灿对着小宋笑了笑,“我这就睡,你好好休息吧!”说着就提着水桶往下跑,洒了满地的水。
新桐街不久前发生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惊马踩死了个男人,叫杜疏星。月明疏星的那个疏星。名字取得冷清了点,长得却也算清秀。金灿灿曾看见过他替那些老人写信,一般摆摊写信的为了省那几张纸总是尽量写的简短生涩,很多话三言两语一张纸就能写完,尽是些之乎者也的狗屁句子。杜疏星却做的不错,找人写信的那些人肚子里本来就没什么墨水,交代的事也是颠三倒四,他却听的仔细,写的很有条理,也不用一张纸糊弄人,写完了再念给他们听,有需要的可以再补充。
他的声音和性格仿佛一样柔和,一笑左颊还有个酒窝,让那张还算清秀的脸都生动了不少。但是金灿灿一听到新桐街就想起杜疏星,原因说起来却很有些难以启齿——他看见他了,就在昨天夜里。

2
昨夜雪如扯絮,城南岳家的女儿出嫁,他去给岳府送酒,路过的便是新桐街。杜疏星的身影幽立在白色的灯笼之下,仿佛一阵轻风就能吹去。
金灿灿知道他是真的死了,因为只有死人身上才会弥漫着青灰色气息,眼底发青,面色也是青白的。
这么些年他遇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已经能清楚地分辨人与鬼的差别,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害怕,只是为什么这位姓苏的客人会去新桐街?明明那里几乎都是贫民。
夜色深时,对面的紫云楼也渐渐安静了。金灿灿数了会儿碎银子,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杜疏星那张惨白至极的脸。那夜杜疏星转身看见他,尽管他装得仿佛什么也看不见一样,杜疏星却像是知道什么似的,语气幽怨极了。他说:“金灿灿,你怎么不理我呢!我以前就觉得你是能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的,现在又没有旁人,你别走啊,说不定明天你就见不到我了……”
他的表情是真切的,金灿灿最终没有走,任谁被缠着一直在身边转来转去也走不了的。他们坐在斑驳的屋檐下面,听着墙壁另一侧不住传来的咳嗽声,杜疏星笑着说:“灿灿,我知道我穷,不过等如意病好了,我又不在,你能帮我照顾一二吗?”
君如意是他的妻子,是新桐街有名的病秧子。金灿灿一个激灵,“我还没成亲呢!”
杜疏星也挑起泛青的眉毛:“你想要娶她我还嫌你乳臭未干呢!”
他对着落雪的夜空笑:“告诉你件大喜事,我找到了给如意治病的法子,如意的病也要好了,那时候也想要怎么样都行。我做不到的别人总能做到的,只要她活的开开心心就好,那样我就可以安安心心走啦。”
他说的笃定,说到最后时脸上的笑容却仿佛一阵风就能拂去。金灿灿想,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么难看和勉强。
“我不能靠得如意太近,她现在太虚弱了。等到她好了,也就不用你照顾了,我就是怕有意外,毕竟只有你能看见我,我现在这个样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北离也就太平了十二年。十二年前的事情,金灿灿大致也是记得的。战乱四起的时候,没人顾得了别人,他也就是在那时候成了流民,最后被明月楼的老板捡了去,但总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的。
杜疏星和君如意都是南边人,死人多的地方便有瘟疫,父母亲的事情也就都变成了模糊的记忆。两人初见的时候都是无依无靠的孩子,他们被人救了过来,跟着救他们的人一路北上,只是因为年纪小,怎么看都是累赘,在一次夜宿破庙醒来之后,身边只剩下了对方。
杜疏星已经不记得当初为什么要照顾那个一脸病容的女孩子,只是走出破庙之前看了她一眼。她也在看着她,小小的女孩已经被生活磨砺得懂了很多事,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睛里盈满了眼泪。
他最终带上了她,带上之后才知道她的身体是真的差。他背着女孩随着那些流民继续向北,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找到吃的,运气差的时候,树皮和观音土都吃过。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如果只有他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变成以后的样子。他见过很多人饿疯了连尸体都会吃,人就是这样的,越是在糟糕的环境下,越是容易回归野兽般的本能。但若是他也这样了,他还会是人吗?
他记得他曾和别人争抢馒头被推进了水里,深秋的河水依旧冰冷,等他爬上岸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城外的官兵在焚烧死尸,焦臭的味道飘得很远。他们很多人住在城外一片破败的茅草房子里,等他回去的时候如意却不见了身影,依旧有很多人抬着尸体往外面走,他孤零零地站在茅草房子前,浑身湿漉漉的,揣着泡的发涨的馒头嚎啕大哭。
他已经好久不曾哭过了。直到有个声音突然说:“疏星哥哥,你怎么了?”
小女孩手里抓着把绿油油的东西,跑过来抱着他:“怎么都湿透了?是不是太冷了?疏星哥哥不哭,如意去找了野菜,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可以吃哦,如意没告诉别人,如意昨天试过了,吃了不会死!”
她小脸上带着笑,眼睛成了月牙儿:“所以今晚我们可以吃的很饱很饱不会饿醒啦……为什么你还是哭呢?果然是太冷了吗?”
他只是搂紧她,流着怎么也停不下来的眼泪,像是拥抱着自己所拥有的全部。
他记得那夜大雨滂沱,他的身体还是没经得住生了病,只觉得冷得惊人,小女孩单薄的身子靠过来问他:“哥哥,你冷吗?”
他神志不清,脑子里昏昏沉沉,只觉得手被紧紧抓住,那双手并不怎样温暖,小女孩只能不断对着自己的手哈气,然后再握着他的手,动作笨拙,却有绵绵的温暖顺着血脉传过来,等他清醒的时候,小女孩已经依偎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记得那年冬天,他背着她终于到达了安陵城,明明雪色凄迷,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听着脚下嘎吱嘎吱雪陷落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来,他知道那是新生的感觉。

4
后来呢?
后来他们留在了安陵城。他想读书,却只能在私塾外偷偷摸摸,被发现了还会和他们打架,装作没事遍体鳞伤地回去,以为找个借口就可以糊弄过去,但在夜里醒来,就会看见她在偷偷的哭。他只能笨拙安慰:“我一点都不疼,我打了那么多年架,他们比我疼多了!”
他的语气那样骄傲得意,如意也会被逗得破涕为笑。
生活总会不尽人意,但是和那段奔走的时光相比真的平定安稳太多。他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五年,十年,十二年。他如愿以偿娶了她,他觉得他这一生即使经历了酸涩沧桑,所幸结局是那样圆满——当然,如果那是结局的话。
那夜杜疏星对着下着雪的夜空伸出手,雪花穿透他的手掌静静落下,四处都是静悄悄的,他的笑容似有似无:“如意身体一直不好,天一冷几乎都出不了门,那是小时候的病根了。以前每次生病,总是很怕突然离去,她对我说……她很想长命百岁。”
她很想长命百岁,却百病缠身,所以他偷了一样东西,幽冥镯。据说幽冥镯可以锁着将死之人的魂魄,让勾魂的鬼差不能靠近,再以灵气滋润人的身体,那样她就不会死了。
金灿灿扯开蒙在头顶的被子,翻来覆去不能入眠。想想杜疏星,又想起那个衣着华丽的客人。他看上去秀丽完美,而自己那样缠着他……其实并不只是因为银子。银子再少可以慢慢赚,他最在意的,是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不详的气息,让他觉得想要后退,但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他又不是外貌恐怖的厉鬼,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详呢?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套上衣服匆匆往新桐街去了。
夜里冷的渗人,风雪轻易就迷了眼。杜疏星那间破败的屋舍外的白灯笼依旧在风雪里亮着,远远看去像是等着归家的游人。
他没有看见杜疏星,倒是见了那个半夜出行的客人。客人站在灯笼下,仿佛察觉到什么一样转身,轻轻扯出一个笑容,淡远得好似旷野烟树。
“你来做什么?”
金灿灿咽了口口水,笑着一脸讨好:“其实是我白天……银子丢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叫他:“金灿灿?”

5
杜疏星站在他的身后,胸前的白衣血迹殷红,脸色也苍白得不成样子,只有一双眼睛带着近乎凄厉的明亮,语气急促而锋利:“他要取幽冥镯。”
金灿灿想过那个叫苏水镜的人为什么不详,却从没想过他是来取幽冥镯的,他是幽冥镯的主人。然而有这种东西的人,会是普通人吗?
金灿灿舌头打结,“借……借用不行吗?”
苏水镜又扯出一抹笑,一点也看不出凶恶的样子:“不借。”
他推开了那张吱呀响着的木门,杜疏星瞬间闪了进去。房内比外面还要阴暗清冷,不住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只是听见就能预示声音主人不再鲜活的生命迹象。苏水镜说得决然,这会儿却又没了动作,安安静静地立在卧室的门边。
君如意趴在书案上,满头的发丝散落在一侧,开门的动静完全没有惊醒她。金灿灿能看见她手腕上露出的黑色镯子没有任何花纹,散发着一种青白的光晕,杜疏星将她挡在身后,脸上多了层阴沉的怒意:“我就用到如意病好……到时候你要怎么样都行!”
苏水镜只是笑,笑的近乎怜悯。他的目光落在伏案的君如意身上:“谁对你说,我的镯子可以救人的?”
金灿灿只觉得脊背一阵冰凉。杜疏星似乎是愣住了,面色僵硬得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君如意的手,却只碰到一片温热的粘稠。
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夜里暗色的书案上是大片的鲜血,君如意还在咳嗽,鲜血蜿蜒过她淡色的衣襟,像是一条阴暗恐怖的蛇。他呆呆望着,脸上的神情迷茫孤寂,忽然之间便感觉到宛如刺入心肺的冰冷。那冰冷缓缓从容的潜入,又缓缓从容地抽离,在身体里留下一个永远也无法填满的空隙。
为什么呢?他们明明……明明那么努力地生活,所要的只是活着而已……他想起那一个个早出晚归的日子,她总是挑着灯站在门口静静地等,他的心也会像那盏灯那样温暖鲜活起来。但是……好像那些经历都是虚妄,好像所谓温暖幸福,老天爷从一开始,就没有给。
金灿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我去找大夫!”他还未来得及转身,就看见杜疏星的身体上泛起青黑色的雾气,发出凄厉的一声尖啸,苍白清秀的面容慢慢变成沥青色鬼脸,和十二年前荒野孤坟里那些飘荡无依的游魂一模一样。狰狞,恐怖,变成怨气缭绕的厉鬼。
苏水镜动了。金灿灿从未见过有人的动作可以这样快,快过他见过的所有鬼怪。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提着衣领扔到了一边,而苏水镜的手已经 杜疏星的胸膛里。
他的唇边依旧带笑,甚至可以说语声温柔。他缓缓抽回手,鲜红的一颗心脏被生生剜出:“痛苦吗?越是痛苦绝望的灵魂,才最美味……”
杜疏星不知道那厉鬼的青面瞬间褪去,也不知道他的肌肤极速衰败,胸前已经露出森森白骨。他只朦胧看见君如意睁开了眼。她的眼角有大颗大颗泪珠滚落,在静静地落泪,像他出事的那天一样。
她打着灯笼在新桐街的巷子口静静地等,因为他比平日晚了很多。她等了太久太久,只等到他的尸体。
他曾想若是再也不让她哭多好。他想的太多,却总是也做不到。
苏水镜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像是怜悯又像是嘲讽:“那根本不是什么幽冥镯,怎么可能救得了人。”
他被随意丢在地上,像一只卑微的蝼蚁。而他的心脏却在苏水镜一握之下化成齑粉,慢慢渗入他的手中。那双手依旧干净洁白,没有一丝血迹。
“忘了今天,要怪,就怪骗你的人吧。”苏水镜将一只手覆在君如意的眼睛上,那眼睛慢慢地闭上了。
他褪去了她腕上的镯子,没去管地上那四散的支离的灵魂,转身走了出去。

6
金灿灿很久之后才找回自己的知觉,而杜疏星已然不见。
他知道厉鬼无非只有两个结局,飘荡无依,或者被消灭,即使他们本身是可怜的。
他疯了一样跑出去,等找到大夫赶过去的时候,天色依旧灰蒙蒙的。路上积雪很厚,两盏晕黄的白灯笼下,有人在安静地扫雪。那人穿着件干干净净的白衣,走得近了才发现那衣裳那样单薄。竟然是君如意。
她的精神似乎出奇的好,脸颊带着淡淡的粉,金灿灿却觉得眼眶发酸。大夫向他摇摇头,他知道她在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只是却无能为力。
他一手抢过她手中的扫把,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大冷天的,天还没亮呢,扫什么雪?这雪还在下呢!”
“话是这样说,但是我还是想做。”君如意脸上扬起温暖的笑,“我梦见疏星回来了。现在天这样黑,我把雪扫的薄一点,如果疏星真的回来了,我想他回家的路能够走的轻松一点……金小哥,你说呢?”
金灿灿低着头,重重地“嗯”了一声。
他想,君如意想要长命百岁……是不是,只是怕留下杜疏星一个人呢?
现在长夜还未散去,那盏灯等的人,何时才会回来呢……

共 55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悲凉的传奇故事。年关将至,小伙计金烂烂的店里突然住进了一个神秘之人,在他跟踪这一神秘之人时却发现了杜疏星。而杜疏星已死,只有金灿灿能见到他。杜疏星是个摆摊替人写信的,他有个重病的妻子叫君如意。她是小时候与杜疏星一起逃荒北上的孤儿,是杜疏星背着一路前行的,十二年后他俩结了婚。杜疏星虽然死了,但他放心不下爱妻,为救她命,他偷了幽冥镯,以使君如意长命百岁。而那个神秘人也是鬼,正是那幽冥镯的主人,他杀了杜疏星,抢回了幽冥镯。气息奄奄的君如意在扫着路上的积雪,仍在期盼着丈夫的归来……小说描写细腻,脉络清晰,人物刻画传神,情节张弛有度,故事引人入胜,诉说了一段人鬼情末了的感人故事,对深厚的夫妻感情予以了讴歌。推荐共赏。【编辑:醉童】
1 楼 文友: 2017-06-18 19:19:50 作者你好,小说很精彩。欢迎继续赐稿系统短篇栏目。晚上睡觉夜尿多怎么治
心脉痹阻证主要病因
宝宝大便干
胸中心痛的中医治疗处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