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娱乐圈老将的人生下半场叶德娴独居谢贤很潮

2019-07-14 02:0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娱乐圈老将的人生下半场:叶德娴独居谢贤很潮

叶德娴坚持每天至少运动1小时

不拍戏时,归亚蕾一定会陪四个孙子孙女玩

谢贤早前到马来西亚潜水

陈宝珠春节期间到李香琴家中拜年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微博) 马婷

一部《桃姐》唤醒了大家对身边老人的关注,也重新认识到老人世界并非死气沉沉。其实,在演艺圈里,也有不少六七十甚至80岁的老艺人仍活跃于幕前,像正在上映的《饮食男女2》里归亚蕾(微博)就身穿性感舞服秀了一把舞艺,而5月上映的《飞越老人院》更是以老人挑大梁。无论老艺人是在舞台上绚烂地燃烧还是回归平淡家庭生活,都如同他们塑造的角色一般值得回味。

独来独往不社交:叶德娴(64岁)

台上“桃姐”叶德娴拿奖拿到手软,又风光又热闹,但私下叶德娴在圈内是着名“难搞”之人,与圈子格格不入,甚至与外界几乎没有往来,就算是与她家相距很近的刘德华,也从未被邀请去过家中。她在1999年不幸患上坐骨神经痛,身体日渐欠佳,对人越来越暴躁。她也在访问中承认脾气极差,“平时别人已经觉得我很暴躁,有了痛症后,情绪真的更加坏,无意中都会得罪人。”久而久之,更令她不再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只男女之间,甚至任何关系,包括兄弟姐妹、子女,我觉得都太脆弱。我只知道自己要对自己好,一个人算了。有朝一天我过世,也不用子女来奔丧。”

事实上,多年来,她一直深居简出,身边只有一个菲佣照顾她,与一直身在外地的子女也甚少见面。叶德娴自1973年离婚后,一对子女就到美国定居,很少跟她接触,2007年传出她子宫生瘤,其儿子郑浩民才飞往香港探望母亲。叶德娴身边一朋友说:“她本身没什么朋友,可能是她根本就不相信人,认为自己一个人生活也完全没问题。近年没什么事,她都会待在家里,几天不出门,一出门就头发蓬松完全不施脂粉,背包永远背在前面。平时见到邻居都很少打招呼,像个孤独老人。有时她也会随意搭上一辆巴士,漫无目的搭到终点站。”

不与外界来往,叶德娴仍把自己生活安排得充实健康,早上4点起床去爬山,吃个营养师为其度身打造的简单早餐——只吃菜、饭和豆。有时出门买菜,不会化妆和刻意打扮,晚上回到家8点早早就睡了。“我喜欢运动,喜欢看书,我做瑜伽,还在学跳舞。跳舞一个星期学3次,每次大概6个小时。还游泳,游泳可以自己一个人游。但是我不会玩球这种运动,因为那个需要和别人一起。朋友不用天天见面,两个月,或者是半年一年才见一次面。”除此之外,她还喜欢一个人到世界各地去看鲸鱼和大白鲨,观星或者拍摄日全食。去年获得台湾金马奖后,她就把10万元影后奖金都捐给了台湾的白海豚保育单位。她的最新计划是到澳大利亚去看日全食。

“一个人的运动”让她自言很忙,没什么空闲时间,现在每4个月她就去看一次医生,检查胆固醇血糖,她说并非怕死只是怕中风。“对我来讲,我这么喜欢活动的一个人,要是中风了,我肯定活不下去的。”当外界以为一个接一个的影后奖座会为她带来雪片般的片约,但她透露:“没有,没人找我拍戏,以我这个年龄,在香港的市场很难有适合的剧本。” “桃姐”风光后,叶德娴戏里戏外还是回归平静生活。

到处拍戏有老公陪:归亚蕾(67岁)

演了一辈子妈妈的归亚蕾现在仍时不时在小荧幕上扮演妈妈、婆婆,嗜戏如命的她表示“在家特别累,反倒是觉得拍戏是在休假”。但是不拍戏时归亚蕾就会飞往美国带孙子,每拍一个月的戏就要回家一个星期左右,像圣诞节等该放的假都得放,为的是能和家人团聚。“每天我都会算准美国的时间跟孙子进行络视频,大家聊聊天、说说话。即使没有时间,我也要给他们留言,让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情况。”

归亚蕾1965年嫁给张梦奎,为了在事业和家庭上取得平衡,曾两次息影,而且为了丈夫,她从不接拍吻戏。“我是很传统的相夫教子的那种人。现在我不拍戏的时候就下厨,周一到周五给他们做饭,周六周日罢工,出去吃。”这两三年,归亚蕾的老公完全退休,连生意都不做了,陪着她四处跑。归亚蕾拍戏接受采访,他则负责照顾起居,还是归亚蕾演艺事业上一个重要的督导师,以电影《饮食男女2》为例,丈夫就请来3个老师轮番教归亚蕾学舞。归亚蕾工作和家庭都安排得有序美满,实在是好演员和好妻子的典范。

仍是一个潮男:谢贤(75岁)

之前,常和小其47岁的女友出双入对的谢贤可以说是娱乐圈中最潮的退休艺人,笑称“自己又老又贵”的他近年已经没有拍戏,只是偶尔出现在一些电视录制节目和颁奖礼,靠着儿子谢霆锋赚钱养家,过着全身名牌、出入中环的高级餐厅、加长房车接送的奢侈生活。日前他还被拍到独自在内衣店购物,专攻性感内裤,他还嫌新货不够潮,向售货员追问最新T-Back到了没,真是潮爆。他承认:“我是喜欢打扮,但并非不贵不吃,我会去街边吃面。不过我承认买的衣服太多,这一生买的衣服足够穿三辈子。” 近日有传75岁的他身患恶疾,谢婷婷(微博)就透露父亲仍很活跃和生猛,年初他们一家去马来西亚旅游时父亲更可以自己背氧气瓶潜水,“而且父亲有定期检查身体,医生说他比医生自己还要好。”

自组老人帮固定聚会:葛存壮(83岁)

相比起其他老年人,83岁的葛存壮的晚年生活可是相当的丰富。他不仅养狗、养鱼、摄影、养花,还参加了中华名人垂钓俱乐部,经常去郊县的鱼塘垂钓。每次去垂钓他总满载而归,好几十斤的鱼家里吃不了,便楼上楼下的分送他人。而葛老摄影颇为专业。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耗资200多元买了一台上海牌相机,后来又购进了前苏联佐儿基相机,几十年间他的相机,有葛优送的,也有自己买的,足有30多台。他还用木料自制放大机,把家里的厕所改装成暗房,自己冲洗、放大照片。刚退休时他还背着照相机,四处采风。而今,很少出门的他拿着照相机,伏在阳台上,拍摄高楼与飞鸟,抓拍楼下的行人。在剧组拍戏,葛老也是相机不离身。没有他的戏时,他就背着相机四处转悠,拍下片场的各种情景和瞬间,还把相片洗印出来送给剧组的同事。跟田华、于洋(微博)等老朋友聚会时,葛老也是义务摄影师。

他还和几个老年人一起成立了一个美食团和歌唱团。活动时专爱唱青春歌曲,而“美食团”年龄最大的黄素影93岁,最小的也65岁了。他们采取“大AA制”,每个月有一个人请大伙儿吃饭,轮流做东,月月都有“美食聚会”。

比起丰富的休闲生活,葛存壮的作品却不多,只是偶尔客串,他透露记忆力已经退化:“2009年演齐白石我很吃力,吃力在背词上。记忆力不行,所以导演也照顾,给我准备一块白板,把我的词都写在白板上。”5月要上映的《飞越老人院》,葛存壮本来已经准备了3个月,但最后因为身体不适入院而临时退出。

将工作变成享受:李香琴(80岁)

80岁的李香琴去年获得香港无线“万千光辉演艺人大奖”后一连接了四部戏。但最近李香琴表示不再拍电视剧了,她指由于拍剧的工作时间很长,监制也表明如果找她拍剧,戏份一定不少,所以达不到她晚上1点收工的要求。“睡不够的话,身体挨不住。之前有一次连续拍了4个晚上,都是凌晨5点结束,第5天晚上结束时,我已经没知觉倒在地上。”她称前年开始已经不接要离开香港的工作了,因为自己没有记性,现在只接合适的工作,例如饮食节目都可以应付。

生活中,李香琴有一亲生女儿、两男外孙及一曾孙女,还认了六七个干儿子、干女儿,包括万梓良、吕良伟、戚美珍等,她年纪大却很开通视儿女为朋友,“很多朋友都说真实的我跟电视剧的我不同,平时的我很少出声,没什么意见,通常都随众。”虽然不拍剧了,但她仍会坚持工作,并将其当做享受生活的另一种方式。“就像打麻将,这是最后一圈了,自己赚到钱可以阔气请客,这是老人家的尊严。”

网络营销方式有那些
教育培训
seo优化推广方案,从这几个方面入手
分享到: